您與金融客戶只差一個“金采網+” 注冊 | 登錄
位置:

制定金融采購協作機制 進一步提升金融采購作用

發布時間:2019-04-30 14:55:55


|崔智慧      

隨著金融采購市場規模的擴大,金融企業越來越重視金融采購的作用,但是各金融企業在采購方面,往往各具特色,尚未形成共同認同的金融采購行業觀點、政策和要求。現有的金融采購行業情況,已經能夠支持金融采購行業進一步發展,業內需要制定金融采購的統一標準,從企業經營角度,將金融采購向更高的位置推進。

一、重新定義金融采購內涵

從企業經營角度觀察金融采購的作用,是金融采購行業明確行業意義的重要過程。

傳統的金融采購定義建立在“購”基礎上。“以合同方式有償獲得貨物、工程和服務的活動”。該定義實際上僅將金融采購定位到非生產性采購范圍內,與現代企業經營中看待采購活動的“供應鏈”、“產品線”等理念存在明顯的層級差異。作為一種非生產性采購,該定義范圍并未對合同訂立和履約的復雜法律問題充分重視,對貨物、工程、服務的復雜性未進行足夠關注,最主要的是,“購”的定義,對于金融企業生產活動中采用的貨物、服務引致的風險沒有足夠提示。將金融采購活動簡單定義為“合同有償獲得”,逐漸形成采購和經營的矛盾。

金融采購更應關注“采”的過程。在金融采購行業的實際操作中,從業人員充分發揮了金融行業財務、法律、資金方面的優勢,迅速通過“模板”工具,利用“甲方”優勢地位,將采購活動中的“合同方式有償獲得”標準化、電子化、信息化、智能化,“合同”工作在金融采購行業總工作量中占比逐漸降低,工作意義進一步弱化。金融采購行業已經將關注點逐步移到選擇供應商滿足需求上來,“采”的工作量比重逐步提高。

外部法律環境變化,采購活動面臨更復雜制度問題。在《經濟合同法》被《合同法》替代后,采購活動的外部法律約束橫跨《合同法》、《民法通則》、《民法總則》等;標的法律約束延伸至《勞動法》、《就業促進法》、《特種設備安全法》,甚至《郵政法》等;執行標準散落于國際標準、國家強制標準、國家推薦標準等。采購面對的外部法規日趨復雜,采購活動中規避法律風險的難度逐步提高。

復雜金融采購活動日漸興起,給采購活動帶來新挑戰。在金融采購標的物種類上,傳統的貨物、工程類采購占比逐漸下降,服務類采購占比逐漸提升,甚至超過50%1。采購標的中出現了貨物服務混合型標的,咨詢、課題等“后驗證”標的,甲乙方合作完成標的等復雜標的,采購活動復雜程度顯著提升。特別是“甲乙雙方共享知識產權”的各類合同,在通過金融采購實現過程中,更進一步的弱化了“有償獲得”,演變成“風險投資、收益共享”。

從以上幾個方面綜合判斷,金融采購內涵已經發生實質性變化。金融采購行業需要在法律框架下,覆蓋需求確定過程、遴選過程、締約過程、履約過程和結算過程,將采購管理推動至采購治理,將金融采購的內涵擴展至在法律約束下,將外部資源作為標的物,通過規范化的遴選方式,以合同形式將外部資源調入金融企業內部的一種風險性活動。

二、從外部資源視角觀察金融采購

金融活動是金融企業的主營業務,金融企業為實現主營業務,對引入外部資源的需求一直持續進行。

從金融史上看,金融業一直需要外部資源。在學者對票號的研究中,發現票號間已經合伙雇傭“公共腳夫”,從事信匯匯票的遞送和經營信息的傳遞;在對海上保險的研究中,也發現“咖啡廳”等固定場所對于保險業務的意義。金融業從誕生之初,就伴隨著對外部非金融資源的需求。

從社會分工看,金融業和外部服務業伴生存在。金融行業在融資上的專注,支持了金融服務行業穩定發展,如SWIFT系統等通訊技術,并未因為金融業而產生,但卻因為金融業穩定存在。從社會分工角度看,金融業務本身就是打破“自給自足”經濟形態的工具,金融和非金融必然長期伴生發展。金融企業更為關注金融資產,即便在有限的金融業野蠻發展時期,金融企業的投資也往往關注金融本身,而不是實業化或專注于通用服務。

從風險防控角度看,金融風險和采購風險顯著不同。對金融風險和采購風險的研究過程中,金融風險影響要素和采購風險影響要素截然不同。新時期對金融風險防控的重點也是金融資產而不是金融行業持有的其他資產。

金融行業生產經營過程中,需要引入外部資源參與金融活動。但是從技術角度、專業角度、風險角度看,金融企業經營本身和金融采購經營本身適用不同的經營方式。

三、金融采購市場對企業經營活動的影響

(一)金融采購市場具有鮮明特征

金融采購市場規模巨大。從現有采購規模看,金融采購年采購量已經接近萬億規模2其中IT服務采購,高達兩千余億元3。就金融企業個體而言,部分企業全口徑年采購金額超過400億元。

金融采購市場反應敏感。從金融采購標的來看,金融采購對新技術十分關注,大數據、區塊鏈等新興技術,往往很快出現在金融采購標的物清單中,對于成熟市場產品的新漏洞,也有專門采購項目負責跟蹤。

金融采購已經廣泛采用金融工具。從金融采購客戶關系看,金融采購的客戶,往往也是金融企業服務的客戶。銀行保函、履約保函等金融工具已經廣泛在金融采購中活動中進行利用。同時,金融服務本身,如保證金管理等也成為金融采購標的。

(二)金融采購金融企業中的作用

金融采購為金融企業經營活動提供外部資源。金融采購廣泛參與到金融企業經營活動中需要的通訊線路、辦公用品、輔助人力資源、機具設備、審計稽核等外部資源引入事項中。

金融采購為金融企業提供客戶。金融采購部門通過靈活結算安排,為金融企業費用均衡提供了蓄水池的作用。從實際案例看,已有部分金融企業關注該部分資源,展開金融產品銷售。

金融采購為金融企業關聯交易提供了防火墻。金融采購部門,通過競爭性的供應商遴選,為金融企業的關聯交易,特別是與從業個人的關聯交易提供了防火墻,有效隔離了采購風險和利益輸送。

(三)金融采購其他市場作用

金融采購在市場上實現了“金融選擇”。金融采購部門,通過創設市場競爭方法,淘汰效率低下企業。

金融采購為金融企業競爭提供助力。自政府采購出現后,政府部門對金融服務的要求,逐漸從行政指令過渡為政府協調,政府采購金融服務逐漸增多,形成新時期銀政關系的一部分。非金融企業在選擇金融服務過程中也逐步應用采購工具。在面對客戶的“采購”中,采購部門作為金融企業內最熟悉采購規則的部門,為金融企業參與市場競爭提供助力。

四、金融采購的外部性

(一)金融采購在企業內外部性

資源引入作用。金融采購首要作用就是將外部的資源通過采購方式內部化。金融企業可以選擇直接使用外部資源,如采購服務器;可以選擇會同外部資源共同進行項目,如合作課題;可以選擇作為外部資源的中轉站,如智庫服務;可以采用更為復雜的方式集中多種內外部資源共同實現一個或一組目的,如ABS。

廉政建設作用。金融采購的集中特性和相對于需求部門的第三方特性,在金融企業廉政建設中發揮了重大的作用。

技術轉移作用。采購工具和采購方法,如資質審查、綜合評分等技術方法和相關的技術研究結論,已經逐步應用金融企業主營業務和內部資源管理。

項目組織作用。金融采購在組織采購項目過程中,已經發揮了比較主動的項目組織作用,在資源池項目進行剪切、增項、轉移、擴展等項目組織活動。

(二)金融采購在金融采購市場的外部性

金融采購與客戶具有交互性。金融采購客戶同時是金融服務客戶,雙方同時利用采購工具和金融工具。

金融采購同時具有貨幣性和財政性。金融采購本身占用金融企業現金流,同時向市場注入。金融采購金額受到貨幣政策和財政政策的雙重影響。

金融采購風險具有傳導性。金融采購風險傳到主要有企業內部風險傳導、金融采購專業市場傳導、采購行業傳導三個方向。特別是金融采購專業市場,由于標的物僅適用于金融企業,甚至僅適用于銀行業,往往單一采購合同受影響,會迅速傳導至整個金融采購體系。

五、制定金融采購協作機制 進一步提升金融采購作用

雖然財政部已經發布“9號文”,但金融采購行業目前僅實現了技術層面交流,尚未在整體上形成金融采購協作。處于規模效益和相互聯系的實際情況,金融采購應該協作制定統一規則。如推進金融采購案例互認、制定金融采購風險通報機制、建立采購資源共享機制、聯合推動金融采購技術科研。

同時,金融采購行業要把金融采購地位上升到金融企業經營的重要方向上來。明確金融采購方法的科學性,準確認識金融采購作用,從資源角度規劃金融采購工具,將金融采購和金融創新結合起來,形成金融采購經營的新業態。





1、國家開發銀行采購統計數據。

 2中國金額采購網統計數據

 3、IDC預測數據



羽毛球排名